当前位置: 首页>>教学科研>>教学计划>>正文
教学计划

写给过去的两年和即将出发的自己

文字:管理员 图片:管理员 编辑:管理员  点击:[] 更新:2009-06-17 14:12:05 

发表日期:2008-07-03 作者:2006级翻译学研究生 吕黎 阅读 1100 次

一、两年回望

两年前曾在家中的电脑前幻想广外的硕士生活,那时,心中是无限的憧憬和希冀。一年前,当师兄师姐们要离开学校的时候,从未想到这么快,自己也到了临近毕业的那一天。欲在收拾行装前先收拾一下自己的生活,却发现思绪万千,难有一个主线。

先从这两年我收获到的最宝贵的财富说起吧!

1.独立思考――最宝贵的财富

l三思而后问

我一直都是一个喜欢思考的人,也曾经妄自菲薄地号称自己“善于思考”,但现在想来,曾经的“善于”顶多只能从思考的频度和提出疑问的频度这两个角度去解释。经过这两年,我再也不敢轻易把这个高帽子带在头上。它只是我追求的境界。我喜欢提问,但却不敢说两年前的自己善于提问。我性子急,一有问题就马上倒出,希望得到一个答案。研一时一次惯常性的通过邮件问了导师一堆问题,却遭到了导师的冷处理。课间导师告诉我:“你的性子太急,我就是有意让你冷却一下。”其实,提问不等于一有疑问就说出,这一点当我发出那封邮件时就体会到了。未经深思的问题扔给别人是对对方和自己的双重不负责。在问每一个问题之前,你是否已经就这个问题作过充分的思考?是否已经阅读过与该问题相关的所有可能得到的文献?是否尝试过自己给出答案?如果没有,不要把这样的问题扔给别人,三思而后问,这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别人负责。

l不要迷信和盲从权威,批判性的独立思考是研究的起点

读研之前的学习多是接受,印在书本上的字就理所当然地认为那是真理,起码是“对的”,然后顺着著者的思路,去理解、去背、考试的时候去回忆、去写出来。研一上学期各门课的presentation也只是收集与自己所讲问题相关的资料,考虑如何更好地呈现,得到训练的只有搜集资料和呈现资料的能力。即使对书本上的知识有疑问,也往往认为一定是自己没有搞懂。如果重读若干次,仍有疑问,就会迷惑,就渴望有个裁判来判定一下,揭开谜团。第一学期结束老师要求我们写出一篇研究计划作为方法论课的期末作业。那个假期我围绕着自己感兴趣的主题阅读了很多期刊,却发现围绕着一个小问题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家里资料有限,我自己又百思不得其解,于是给老师写了封三千字左右的邮件,把我发现的问题概括下来,并倒出自己的疑问,希望老师在是与非之间给我一个指向。老师的回复很简单,让我打电话给她。电话中,老师肯定了我的思考,并说如果继续思考下去,写出来会是一篇不错的论文,即使暂时想不明白也可以先写出来,却并没有给我答案。我很纳闷,不知道想都没想清楚的东西怎么写。我重复了问题说,如果真像A认为的那样,可能哪里哪里就有问题,A说的会不会是错的呢?但A也是个有名的学者呢。――还是顽固地想要求得一个答案。老师仍旧没有正面回答,只说,“忘了我以前怎么跟你们讲的吗?谁说杂志上登出来的文章就一定是对的呢?如果你要一个绝对的答案,我这里没有。”似懂非懂地,电话就打完了。仍旧迷惑,但自己寻求答案的历程就已经开始了。

从这次谈话之后,自己开始尝试着研究,似乎被赋予了敢于挑战“权威”的勇气和自己去寻求答案的推动力。我明白了一切思想和观点并不因为印在书刊杂志上就变成了真理,一个学者也并不会因为他的名望头衔就使他的一切言论成为权威,带着批判性的眼光去阅读,发现的问题往往是研究的起点。这时候,如果企望别人轻而易举地给你一个答案,那就不是你的研究了(这一点也是在后来几次碰钉子后慢慢总结出的答案)。在以后的学习中,看到每一句话,我不再会想如何记住它,而是思考作者这样说是否合理是否有根据,如果不合理,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如果不同的思想观点间有尚未解决的矛盾,他们争论的焦点是什么,从什么角度可以尝试给出一个自己的答案,为了得到这个答案,我又应该进一步了解哪些知识;如果这条路不通,怎么证明它是真正不通还是我的努力不到位,接下来又该怎么办。正是顺着这个思路,我最后确定了硕士论文的选题,并一步步完成了它。在后来的博士生考试中,这一方法的效应也得到了印证。

l独立的另一个涵义――不要轻易伸手。

穆老师提倡学生要独立研究,并不仅仅体现在独立思考上。研一下我们都选修了穆老师的“翻译教学研究”课。老师学期初就给了我们各个专题的主要参考书目要大家提前准备,可书目上有本书我却怎么都找不到。想起不久前见过老师的藏书单上有这本书,于是向老师提出了借书请求,没想到被立即“无情”拒绝。我心里还在嘀咕,刘康龙师兄不是在网上写过老师总会把前沿的又难以获得的宝贵研究资料与他分享,别的同学都很羡慕呢。怎么到我这儿,这个貌似问题不大的“合理”请求就遭到这种待遇。老师问,“你在向我开口之前好好找过吗?”“我答,找过了,学校图书馆没有,学校边的书店也没有。”老师又问,“那其他学校的图书馆呢,中大图书馆,你查了吗?广州图书馆,你去找了没有?”老师没有多说,只撂下这句话:“我现在就给你,那不是帮你,是害你,你自己先到别处去找找看吧,我知道应该在什么时候伸手帮你。”当时不是很理解,心想找老师借也是我想到的办法之一,干嘛要舍近求远呢。仿佛总是要慢慢地,我才能从碰到的钉子中体会到沉沉的心意。在向老师或其他人寻求任何帮助之前,你是否已经自己尝试过一切可能的解决途径,如果没有,请不要开口,因为查找资料本身就是做研究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如果我们偷懒、取巧,就会缺失这一课。这是我通过这次事件得到的体会与收获。当我拿到博士生的录取通知时,已经学会查找资料等基本的研究程序,可以独立承担研究任务了。

说实在的,两年来在和老师的接触中,并不全是和风细雨,但是却不得不感叹惊雷炸响和软钉子对我们的学习、研究及人生的促进作用。现在,有一些“独立”已经成为了我的习惯,也是我今后研究与人生旅途中的宝贵财富。这些,都是走向独立研究的第一步,也是走向一个成熟稳重个体的第一步。

2.感谢

我的导师穆雷老师是两年的硕士生活中给予我最大影响的人。如果没有穆老师,我不知道这两年会以怎样的另一种心态来度过。前两天,寝室的好友笑我:“吕黎,这两年你都烂在电脑前了。”老师也问过我,看到别人可以那么轻松,你后悔吗?虽然有些时候的确很累很苦,但,我不后悔。

除了上述老师“逼”我独立给予了我最好的财富外,她还经常鼓励我们参加各种学术交流。去年六月,第二届珠三角英语专业研究生论坛在深圳大学召开。老师早就把会议论文征集书发到了公共邮箱,可临近会期,却没有一个人报名。老师要求我们必须全部参加。大家一时间感到压力巨大。我们的论文只是寒假时写的那个proposal,研究都没有真正开始,怎么拿出去见人。无奈中,我们每个人都提交了论文。又是无奈中,每个人都收到了邀请函。出发去深圳的前一天,因追求完美不愿这么仓促上阵,我曾想临阵脱逃,向老师请假,未果。会议开始了,一进会场,老师几乎是推着我们跟各位专家去交流。“XX老师是做XX的,你可以请教一下他。你,去找XX老师,跟他介绍一下你的论文。”我们就这样被督促着走进了交流着的学者群,并一发不可收拾,从被老师推着,到主动地围着与会的专家转,抓紧一切空隙向他们请教。那两天,也是某种意义上的一个开始。

感谢“软钉子”,感谢“被迫”,老师就这样用她的方式修正我们,激发着我们,直到有一天成长的阵痛褪过,些许抗拒变成自我激发、自我要求。

还要感谢的是穆老师指导的研究生这样一个集体,我们都是其中的一员。从这个群体里,我们得到的是薪火相传的温暖与力量。最初认识这个群体的成员,是从高翻学院的网站上。那一个个刚刚考上博士的青年学子,向他们的师弟师妹们传授经验。那时的我们,即将来高翻学习,在家里的电脑旁充满希冀。他们的描述,成为我们对硕士生活最初的蓝图。此后,只要其中的哪位回到广外,总要被老师请来向我们介绍最近的所得所感,帮我们解答疑难。李波、周展红、李文静、邢杰、刘康龙等师兄/姐都来广外和我们交流过,在香港的讲座上,也见到了陈丽娟师姐。最要感谢的是李红玉师姐。还记得去年冬天的夜晚,为了论文向你电话请教了至少两个小时,你没有半句怨言;今年考博的过程中,你又多次手把手的辅助。感谢!每年研究生毕业典礼上,都有我们的师兄师姐获得南粤优秀研究生或优秀毕业生称号,都有师兄师姐上台领奖的身影,师兄师姐们个个十分努力勤奋,大部分成绩优异,几乎全部获得了人事部翻译资格证书,不少人还同时获得口译和笔译两个证书,他们已经发表了论文、出版了译著编著等成果。这些对我们来说也是极大的鼓舞,为我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

还要感谢广外和高翻学院为我们搭建的广阔学术平台,我们亲眼目睹,穆老师仲老师他们为了联系安排几十名翻译研究学者为我们送来精神食粮,耗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心血。每学期都要提前为下学期制定讲座计划,有的学者是提前一两年预订的时间,有的学者因为公务而再三更改时间。然而,我们不仅请来了岭南地区几乎所有的中青年翻译研究学者,而且请来了部分国际国内的知名专家学者。学院创办至今短短三年中,举办了两次全国翻译院系负责人联席会议,一次全国翻译学博士论坛,三次翻译学研究生论坛,一次全国口译大会暨国际研讨会,还有笔译大赛、MTI论证会以及MTI教职委的会议等丰富多彩的学术活动。著名教授论坛和岭南翻译沙龙之译学前沿讲座的讲者们为我打开了一扇扇窗,让我一次次闻到了最清新的空气。听讲座的时光是两年来最快乐、收获最为丰硕的时光之一。不少学生还跟随导师外出参加学术会议、承担口笔译实践任务,实践能力和学术能力得到了很大提高。

3.遗憾

两年的研究生生活也有不少遗憾。时间紧任务重使得我们一直处于一路狂奔的状态。几乎所有的功课都要在研一上修完,研一下开始论文的准备,研二一年则献给论文以及寻找出路,有的同学还要参与到导师的研究或翻译实践中。我自己的感觉是永远比时间慢了半拍,所以一直很赶很被动,也错失了很多机会。一是研一下的时间没有抓紧,二是研二上论文开题后因为一个翻译实践项目没能立马着手论文,后面就都慢了。我认为,时间的安排上,如果研一下能够把论文抓紧一些,研二无论考国内的博,申请境外的博士,还是找工作,都会比较游刃有余。好多同学在研一下论文选题的时候总是拿不定主意,不知自己的兴趣究竟在哪。我觉得,这时候不如确定一个领域就做下去。因为真正的兴趣不仅在于看到一个领域但对它还不甚了解时的直感的喜爱,而是通过越来越深入地了解、挖掘,通过跟文献中的作者进行思想交流后得出的思想的火花,是解决问题的乐趣,如果不真正做起来,所谓的兴趣只能永远停在表面,我们也只能在各种可能的选题中踌躇,而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另外,大多数同学都会在研一暑假做好开题报告,但如果能在那时趁热打铁地把论文做起来,或至少在开题答辩后立马进入论文写作,将会受益无穷。这些穆老师都曾无数次地提醒过我们,但无奈,似乎非要亲身体会后才知其中滋味,我们都没能做到。希望师弟师妹们看到我们的前车之鉴能迅速行动起来,早日思考未来的发展方向,早做准备,使自己立于有利境地。

二、关于考博和读博

其实一开始我并不清楚考博的动机,但我一直很明白我不要什么。我不要自己因为一个“看上去很美”的博士学位而读书。如果你把读博当成工具,那么必然的结果是,你自己也将沦为工具。没有想到,在博士考试的面试中,这竟然是老师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更没有想到,我居然非常流利地回答了这个问题,丝毫没有迟疑。原来,心中的种子早已生根。无论何时,我努力的理由只有一个:“登一座山,看最美的风景,同时成就更好的自己”。转引一次学术讲座的感想中,我写的一段介绍我曾经很喜欢的刘墉登山论的内容,当然,它也早已成为我的人生哲学:

每个人一生都在登山,有人登了这座山,有人登那座山;有人登到一半忍受不了登山的艰辛,或流连于半山腰的风景就止步不前了,于是一辈子在半山腰看风景;有人登了这座山登到一半却羡慕登另一座山的人,想象登另一座山的人一定会看到更精彩的风景,于是懊恼悔恨或折回去登另一座山,可他的脚步早已赶不上一开始就打定主意登那座山的人。只有少部分人登一座山,不辞艰辛,心无旁骛,最终登上他的那座山顶。他会发现,登上一座山顶,四周群山的风貌尽收眼底。他在这座山顶上能看到的,和其它山顶上能看到的风景一样,都是人生最美的风景。所以人生不在于选择登那座山,只要能努力执着的攀登,去体会攀登的不同阶段的艰辛和喜悦,看人生不同阶段的景色,最终一定会享受一览众山晓,风景尽收眼底的美好。

于是我告诉参加面试的老师,我想找一座山,一直攀登下去。老师问我为何选择翻译学研究这座山来攀登,我说,两年前,我对翻译学研究还没有任何了解,而现在,我看到了一些美丽的风景,我想继续攀登,继续体会,继续发现。无独有偶,考博成功后一次会议上,我见到未来的导师,请他帮我在书上题字,他写下的是“目标始终如一”,并告诉我这是他一生努力践行的格言。我,也会的。

平心而论,我准备博士考试的时间并不长,直到研二的寒假结束都一直在为论文而奋战。为考博做的最有针对性的准备就是二外的复习。考博的成功得益于平时的训练,最重要的就是前面说到的批判性的独立思考,因为无论是面试中的硕士论文陈述/研究兴趣介绍、对当前译界各种观点陈述己见,还是专业课的考查,仅仅搬运已有理论或被动接受听到看到的观点都是无效的。只有批判性的独立思考,才能让我们不止于做各种翻译理论的搬运工、知识的复制者,才能让我们辨别各种似是而非的观点,才能让我们找到自己的研究方向并一直做下去。

这次得知考上博士研究生后,亲友并不像当初得知我考上硕士研究生时那样一致持恭贺姿态。父母为我感到高兴,家里有的长辈说:“你还要读阿,上瘾了吧。”有的朋友羡慕我,最好的朋友却说,“你们又要两地分居啊,天哪!”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真正要的是什么,我又将付出怎样的代价。感谢家人一直以来的支持、理解与陪伴,你们一定也知道的。(你们如我自己一般了解我,对我的关怀更甚于我对自己,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曾经以为,考上广外高翻,是梦想的实现,是漫长马拉松的结束。原来,所谓实现,却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又曾以为,硕士毕业了,将会是另一个马拉松的结束。而如今考上了博士,心中只有平静,因为重要的不是在哪里开始何时又是结束,而是旅程的姿态,它决定了你能走多远看到怎样的风景。我意识到考上博士研究生在我的生命中并非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一步,真正关键的是我选择如何去过接下来的三年。总之,要让这一切值得。

吕黎

于白云山下

上一条:高级翻译 学院“4+1”英语(翻译实务)专业教学计划 下一条:2007-2008学年下学期06级论文安排

关闭

©2015GDUFS | 网站维护:教育技术中心 | 广外高翻团学微信号:SITS20051112